<menuitem id="1tl5t"></menuitem>
<var id="1tl5t"></var><var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var>
<var id="1tl5t"></var>
<cite id="1tl5t"></cite>
<cite id="1tl5t"></cite><var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var>
<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cite>
<cite id="1tl5t"><span id="1tl5t"></span></cite><var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var> <var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var><var id="1tl5t"><strike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strike></var>
<var id="1tl5t"><strike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strike></var><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cite><cite id="1tl5t"></cite>
<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cite>
<cite id="1tl5t"><span id="1tl5t"></span></cite>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翠巒生活網 2019-11-05 450 10

簡評《天氣之子》,新海誠始終有個懵懂青澀的戀愛腦

衡水學院學報

原標題:簡評《天氣之子》,新海誠始終有個懵懂青澀的戀愛腦

放過誠哥吧,他真的就只是想做一部普普通通的青春戀愛劇。

自打《天氣之子》打著新海誠新作的名頭出現在網絡上,兩極分化的評價似乎就成了必然,現在看來也果然如此。雖說《天氣之子》是誠哥第二部榮登11區超過100億票房的電影,賬面上儼然有種趕追吉卜力動畫電影大軍的趨勢,但隨之而來的評價,上映地區眾說紛紜的中庸評分,似乎也在“質疑”著這部作品的質量。

網絡上吐槽的重點大都集中于“男女主角背景交代過于馬虎”“故事性不嚴謹”“邏輯關系不科學”“劇情推進節奏混亂”等等,和3年前火到太平洋彼岸的《你的名字》相比,這部號稱送審奧斯卡的新作實在是有點不夠看。

但是,你們可夠了吧,什么時候你們看新海誠的作品還學會揪人家故事的各種毛病了!缎侵暋房缭骄S度的愛情你在《穿越時空的少女》里沒看過嗎?《云之彼端》里扎心的記憶障礙你在《悠久之翼》里沒看過嗎?《秒速五厘米》抱憾一生的情愫你在《四月的謊言》里沒觸動過嗎?《言葉之庭》身份殊途注定沒結果的愛戀你在《可塑性記憶》里面沒體會過嗎?《你的名字》身體互換跨越時空的邂逅你在多到數不清的校園動漫爽片里面還沒看夠嗎?新海誠的作品,從來就不是以優越的故事取勝。

“不斷尋找重要之物的年輕人”,這才是新海誠作品中恒久不變的主題。在那個氣候調節失控的時代,離家出走的少年和無依無靠的少女走到了一起,他成了她的依靠,她成了他的懷抱。帆高說他不再感到呼吸困難的,陽菜說她找到了人生的意義,但即使劇情前半部看似相互治愈著彼此,也敵不過早就埋下了伏筆的沖突和反轉。緊接著陽菜消失,帆高奮不顧身去營救帶動全片加快節奏,云頂再遇,牽手,回歸讓影片到達最高潮,最后不出意料迎來了happyend,他們都找到了重要之物:彼此。

這就是新海誠的套路,用每一幀都是壁紙的背景作畫把人們騙進來,再用思春期少男少女的故事把人感動得一塌糊涂。為什么說男性群體更容易被新海誠的作品所打動,因為因為他的故事就是男人的初戀情結:溫暖、純潔、細膩,但又帶著一點年少而不得的苦澀。每一個細節,都會讓他們回想起,當年那個在“第一次”中奮不顧身的自己。片中的大叔“圭醬”,就是一個強烈的對比,原本意氣風發獨自離鄉的男人,卻在異鄉逐漸淪為社畜,青年時的意氣和率性被社會人的虛偽和顧忌取代,變成一個邋遢的大叔。直到被帆高的那一句:“你們大人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敝睋綮`魂,才把“圭醬”曾經的那份奮不顧身的率性喚醒。

陽菜具備女生富有的感性,選擇了犧牲自己換來晴天,帆高那份少年特有的率性,在劇情的推動之下升華為“任性”,那個不顧一切奮不顧身的身影,不知道你們在觀影的時候有沒有重疊在年少的自己身上呢?都說人不中二枉少年,日本動漫都特別喜歡把少年少女的個人命運和世界捆綁起來,以此來放大年輕人的情感世界。還記得《中二病也要談戀愛》第一季最后的旁白:人們都說,中二病很難為情,不愿再度回想起來,想把那段回憶抹消。人有時會信口胡說,或者夢想世界突然變化,抑或想象遙遠的未來,又或者在腦海中描繪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人有時會信口胡說,或者夢想世界突然變化,抑或想象遙遠的未來,又或者在腦海中描繪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悲傷、害羞又可愛,名為「自我意識過!沟募膊,名為「自己」的不能避開的道路。

讓觀眾們恍如年少,在被社會的洪流淹沒多年以后回憶起自己曾經的率性與任性,或許就是新海誠想從作品中傳達的東西吧。

或許人們應該回過頭來想想,新海誠只是一個喜歡看著天空都會流淚,做夢都忘不了那一場青澀懵懂戀愛的中年紳士。曾經的他說過不想成為像宮崎駿那樣的大師,他只是想默默地完成一部又一部能夠治愈人心,喚起年少之心的作品而已。我們大概可以想象一下,從《秒速五厘米》的遺憾,《言葉之庭》的曖昧,《你的名字》的終成眷屬到《天氣之子》的歡喜圓滿,新海誠的下一步作品是否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幸福美滿的愛情故事呢?

最后用一句很適合《天氣之子》的歌詞作為結尾吧: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喂,年少時曾經的那份率性,還在嗎?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翠巒生活網  

© 2015-2020 Powered by 翠巒生活網 X1.0

微信掃描

神采争霸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