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tl5t"></menuitem>
<var id="1tl5t"></var><var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var>
<var id="1tl5t"></var>
<cite id="1tl5t"></cite>
<cite id="1tl5t"></cite><var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var>
<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cite>
<cite id="1tl5t"><span id="1tl5t"></span></cite><var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var> <var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var><var id="1tl5t"><strike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strike></var>
<var id="1tl5t"><strike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strike></var><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thead id="1tl5t"></thead></video></cite><cite id="1tl5t"></cite>
<cite id="1tl5t"><video id="1tl5t"></video></cite>
<cite id="1tl5t"><span id="1tl5t"></span></cite>
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
  • 評論
  • 收藏

翠巒生活網 2019-11-12 450 10

WeWork估值大幅下跌小股東對其提起集體訴訟

原標題:WeWork估值大幅下跌小股東對其提起集體訴訟

金融界美股訊WeWork的小股東正在對公司多名高管,包括聯合創始人及前CEO亞當·諾依曼(AdamNeumann)提起訴訟,要求賠償損失。WeWork此前取消了IPO(首次公開招股)的計劃,估值大跌超過87%。

在本周提交給舊金山高級法院的集體訴訟中,WeWork前員工娜塔莉·索伊卡(NatalieSojka)指控公司董事會違反了對她這樣小股東的信托義務。她指控董事會允許軟銀集團來拯救WeWork,以非常低廉的價格向軟銀出售股份,讓軟銀的持股比例從29%上升到可能的80%,同時還給予諾依曼17億美元的退出方案。

在11月4日的這起訴訟中,軟銀及其董事長孫正義也是10名被告之一。這起訴訟還指控這些被告及諾依曼內部交易。

WeWork發言人周五表示:“WeWork相信這起訴訟是沒有根據的!避涖y及其外部代表,以及索伊卡的律師尚未做出回應。

這起訴訟對WeWork來說設置了新障礙。WeWork的母公司TheWeCompany于9月30日宣布擱置IPO。此前,投資者對該公司的虧損、商業模式和公司治理提出了疑問。諾依曼則于前一周辭職。

基于軟銀提出的95億美元救助計劃,WeWork的估值已經從8月份的470億美元降至59億美元。

本周五,WeWork披露了剝離所有非核心業務并裁員的計劃。諾依曼的前助手上周起訴他歧視懷孕女性。

斯坦福大學法學院公司法和公司治理教授邁克爾·克勞斯納(MichaelKlausner)表示,盡管股東訴訟常常瞄準的是上市公司,但WeWork是否上市對案件的是非曲直沒有影響。他還表示,對內部交易的指控“是法院將仔細研究的問題,被告可能很難拒絕”。

索伊卡表示,她是WeWork的股東,在該公司工作了1年到1年半時間。她表示,在自愿離職后,她被告知WeWork打算很快上市,而股價將大幅上漲。因此,她將所持的期權行權。然而,被告的做法導致股價大幅下跌,而軟銀的救助和其他交易給公司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

這起訴訟的目標是阻止WeWork進一步與軟銀和諾依曼達成交易,并限制向小股東的股票收購,此外還尋求懲罰性賠償。軟銀提出的救助計劃包括以30億美元從當前股東手中收購WeWork股份,包括來自諾依曼的最多9.7億美元股份。

來源:金融界網站

責任編輯: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分享

邀請

下一篇:暫無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0)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翠巒生活網  

© 2015-2020 Powered by 翠巒生活網 X1.0

微信掃描

神采争霸app官方下载